首页 / 教育职场 / 外国有没有996?我们问了美国硅谷的这些华人工程师

外国有没有996?我们问了美国硅谷的这些华人工程师


本文为微信公众号“华闻派”(ukwutuobang)原创文章,如需转载,请在微信公众号后台留言或发邮件至editor@thechineseweekly.com。


早上9点到岗,晚上9点下班,每周工作6天,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。近日,这种996工作制火了。

马云曾在阿里巴巴的官方微上说,能够996是一种“福气”。后来马云再谈996,他说这不是简单的加班,真正的996应该是花时间在学习、思考和自我提升上。

刘强东也在朋友圈发文章称,“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。”他自己实行的是8116+8(周一到周六,早8点到晚11点,周日工作8小时,每个月休两天,每年休一次长假)。

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扛起了反996的大旗,他认为,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。


还有人说,996而不是“朝九晚五”或“每天工作8小时”,才是中国的时代精神。

▲有人在网上发表了一首关于腾讯加班文化的打油诗,而这首打油诗也随之走红互联网圈


在中国掀起的关于996的“论战”也延烧到了外媒上,BBC、 CNN、Bloomberg和路透社都进行了相关报道。



特斯拉联合创始人Elon Musk此前曾表示,当电动汽车制造商因生产延迟而陷入困境时,他每周工作120小时。他更在Twitter 上说,“哪里都有容易太多的工作场所,但没有人可以只用每周40小时就能改变世界”。

Python之父则直接指出996是不人道的,他甚至在Python社区寻求拯救中国程序员的方法。

美国的硅谷被称为科技创新的摇篮,聚集了一大批高科技企业。到底硅谷有没有“996”?硅谷的华人工程师们如何看待加班呢?华闻君跟几位硅谷科技界从业者聊聊了他们的生活,以及他们眼中硅谷和中国在工作文化上的差异。

谷歌高级软件工程师金天(化名)今年31岁,来美九年,在谷歌工作三年了。

他每天的工作时间是朝九晚六,他说除了三餐在谷歌解决外,晚上还会去健身房锻炼身体,周末除了看看综艺节目,也会读一些科普读物。

金天说:“身心健康比大富大贵来得重要,程序员并不仅仅是敲敲代码,而是来解决问题的,这是需要一定的创造力的。”

华闻君采访他的时候,他和妻子正在为晚上迎接朋友到家里做客做准备,他们要一起观看《权力的游戏》最新一季。他很满意自己目前的生活。



另一位在谷歌工作的华人工程师隋想(化名),刚加入谷歌不到四个月。他觉得,中美工作文化差异不大,“由于某些产品和平台会出现些突发情况,偶尔加班加点也是有的,主要还是因为互联网细分行业有差异,比如游戏行业可能需要一直在线状态。”

在硅谷,有些创业公司是需要加班的,但不是强制。也有些著名科技公司,如Facebook, 一直秉持着高效的工作理念,即“Done is better than perfect”(把工作做完比追求完美要强)。

总而言之,你可以有多样化选择,你可以选择“工作生活平衡”,也可以主动”996”,因为也许可以更快晋升,但公司是会尊重你的人生目标的。

隋想说,他之所奋斗是为了孩子能够得到更好的教育环境。“时间比金钱重要”,在业余时间里,他会尽量一周参加一次足球赛,为了乐趣也为了身体健康。“我认为马云的观点,还是太片面了。”公司里对员工有效的评价体系吗?对于奋斗的员工们又是否得到应得的嘉奖了呢?这些都是公司要考虑的。

雅虎高级研发工程师田木(化名)今年30岁,来美国8年,在雅虎工作了两年。从物理研究转向了软件开发的他,每天也是朝十晚六。

从刚开始三餐在雅虎解决,到现在只能享受早中餐(因为雅虎不提供晚餐了)。谈及健身,他说最近因为在治疗腰椎的毛病,只能做些简单的肢体动作。他的理想是成为一个有良知、具备社会责任心和睿智的软件工程师。他说,大部分人的梦想都是平凡的,比如好好陪伴家人。

今年34岁的许常(化名)来美工作5年,现就职于开发出《植物大战僵尸》、《极品飞车》等游戏的Electronic Arts游戏公司,担任高级软件工程师一职。

来美国之前,许常也曾在中国微软待过两年。朝十晚六的他说,他无论是在硅谷的,还是当时在中国微软工作时,都从来不倡导加班。“晚上7点多的班车,几乎就是空的。”

“作为工程师,除非特别着急的项目,一般都能按时做完。”他告诉华闻君,他一年加班时间从不超过十天。

“因为写高质量代码是需要创新能力的,越往上走越需要软实力。”他说,”不996不代表不学习,当然单身的可能会稍微走得迟一些,但没有人强制他们留下。”

许常告诉华闻君,他认为人生奋斗的目标,光有事业的成功是不够的,“要给家人多一点时间,多陪陪孩子,家庭和睦,经济上过得去对我来说就够了。”对比硅谷和国内一线城市的生活质量,他说硅谷和上海消费水平差不多,但是这里的薪资要高个2-3倍,自然轻松很多。

作为硅谷少数的几位中国产品经理之一的BigJoe,在谷歌近6年了,从亚特兰大Emory大学MBA毕业后,他找工作也经历了一波三折。

他认为自己一直在自我探索的道路上,成就感和愉悦对他来说最重要。“国内很多决策从上而下,而硅谷的大部分企业的创始人很多都已经不在了。”

“我理解马云的立场,中国经济高速发展,竞争压力大,而国内程序员与相应职位又供求不平衡,程序员溢价能力自然不同。”他说。

业余时间,BigJoe在硅谷各处分享自己的经验,他同时是湾区某MBA协会的主席,连东海岸的人都飞来参加他们的聚会,他感到非常有成就感。

临走时,他和华闻君分享了一个“史努比之父”——查尔斯·舒尔茨的故事,他说他在旧金山史努比博物馆看到这位作者的故事后深受感动,其一生的心血都倾注在同一份工作中并且热情不减。他想,某一天他也能成为这样的人。


中国互联网企业是一个围城,里面的人想出去,外面的人想进来。究竟谁对谁错,没有人知道。归根结底,国内程序员由于供需关系不平衡处于弱势,也是他们为什么自嘲称自己为“码农”。

即使是在几年前中国互联网最兴旺的时候,很多程序员也是生活在工作的重压下,身心难保健康。大多压力是来自对自己工作表现不够好的担心,以及工作压力太大而无法平衡好工作和家庭的关系。

硅谷并没有“996”,但他们也有“工作狂”。在这些牛仔裤和T恤衫中,你总能看到“梦想”和“超越他人”这样的口号。

2019年获得美国求职网站Glassdoor评出的“全美最佳工作场所”之一的Zoom(一款多人手机云视频会议软件),其创始人Eric Yuan是一位华人。


他在回忆起自己在构建Zoom第一天时,曾经问自己想为什么样的公司工作?他认为最重要的事情是,员工说他们很开心。他也需要确保自己开心,这样,就不会影响家人和员工。他认为,只有这样,作为一家公司,他们才能为客户带来快乐。

看来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国外,对于“996”这种工作模式也还存在争议,你怎么看?快来告诉华闻君。


文 应然 编辑 林卉卉 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
华闻派

《华闻周刊》官方微信公众号——华闻派(ID:ukwutuobang)。世事瞬息万变,看华闻,自有一派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
0条评论
最新 最早 最热
:
刚刚
相关文章

最新加入

最新评论

tianjicao_gmail_com: 漂泊在外,最牵挂就是父母了,愿每个家庭安好!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:12
Education House: 文章内容不全面,不符合实际内容,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。谢谢,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。。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。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:24
arachni_email_gr: 1"'`--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:59
褚泉山: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:28
Quanshan Chu: 住哪呀,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:57
0.2251s